ヾ剩下心酸、海变得 苦涩

潇潇夜雨.KOALA:

室韦部落.七卡.呼伦贝尔

室韦人据考证是鲜卑人的一支,与契丹人为同族,生活在额尔古纳河流域的蒙兀室韦据信是蒙古人的先祖。室韦人逐山林水草而居,以狩猎与游牧为生,居室建筑被称为“斜人柱”-以桦树枝为支撑,覆以兽皮,简洁而实用。室韦人于辽金时期分别被契丹与女真人奴役,蒙古人崛起后逐渐与其他民族融合而消亡。在七卡附近国防公路旁的一个幽静的山谷深处,重建了一处室韦部落,粗粝的斜人柱点缀在山林之间,也许是尚未完工的缘故,人踪难觅的景区内颇显荒颓。历史长河中不同的种族起起落落,为生存也为权利与财富而征战不休,最终留下的只是供人凭吊的遗迹。人生的终点在出生的那一刻便早已注定,能在历史的长河里留下点什么似乎已然是巨大的成就了,也许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此吧……

潇潇夜雨.KOALA:

祭水敖包.室韦.呼伦贝尔

敖包本是茫茫草原上用作路标或者界标的简陋土石堆,祭祀们将其神秘与神圣化,渐渐的演变成祭祀祈福的场所。七卡附近的额尔古纳河畔有一座祭水敖包,连天碧草之间布满咒语的经幡随风舞动,神秘中透着庄严。遗憾的是敖包所处距离国界仅数十步之遥,边防军人们用铁丝网将其隔离了起来以策安全。透过森寒的铁网望去,经幡环绕的敖包颇有几分上了十字架的耶稣的味道……

潇潇夜雨.KOALA:

离离原上草.巴尔虎草原.呼伦贝尔

“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”,唯有身处草原才能真正理解“离离”之意。及腰高的绿草在秋风中肆意的舞动,翠绿的草浪以奇妙的韵律绵延至天地的尽头,没有风吹草低,牛羊是真的看不见啊……

潇潇夜雨.KOALA:

Time To Say Goodbye.巴尔虎草原.呼伦贝尔

最后一晚邂逅火烧云是呼伦贝尔之行梦想之中却又意料之外的收获,夕阳下的分别将原本淡淡的不舍与黯然变得浓烈起来。再见,呼伦贝尔……